第三章湿婆神殿(28/87)

阿格拉古堡由两层城墙、两条地沟和大大小小十六座城堡组成,做为当年莫卧王朝的要塞,这里完全就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。裴负穿行在蜿蜒的城墙、城门之间,全无半点声息。一边走,他一边不停赞叹城堡中早期建筑的鬼斧神工,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来到雅玛河边的凉亭。他停下脚步,凝神将灵觉朝四面八方散去,除了远处阿魅带着十二奴才飞奔天主清真寺时,所产生的轻微响动,整座古堡一片死寂如同一座鬼城。不过,他还是能觉察到自天主清真寺传来的能量波动,而且这种能量波动,和凉亭内发出的灵能波动,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呼应,这种奇异的现象,倒是他之前没有发现的事情。不过,不管怎样,凭着阿魅的身手,加上十二奴才和春雨的护卫,裴负并不担心。即使是蒙巴顿拥有什么灵力增幅器,阿魅一样可以自保,对于这一点,裴负十分放心。所以他迳自来到凉亭前方,凭借着灵觉感受凉亭内的空间结界,一抹奇异的笑容自他嘴角不经意的逸出,在片刻之后,他突然闪身进入凉亭,双手扣在凉亭中央巨大的石桌上,掌心骤然产生出强大的吸力。嘎吱吱!石桌在裴负的手中奇异的转动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眼见石桌转动到了极限,裴负突然松开手,双手顿时变幻出一种金铁的色彩,口中一声低喝,恶狠狠的拍击在桌面之上。霎时间,巨大的能量波动自石桌向四面八方涌动而出,在凉亭的上方,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赫然出现在裴负的眼帘内,他不禁笑了。这是一种类似于当年大荒生物在镇邪塔中开辟出的空间结界,只是这个结界的机关,和魃龙所设立的结界机关相比,简直就是天壤之别。这使得裴负对蒙巴顿的力量再次有了一个了解,不过他还是想不通,凭藉蒙巴顿的功力,怎么可能产生出那么强烈的气流爆裂力量。当凉亭上空的空间门户完全开启之后,裴负纵身跃入其中。当他的身影完全没入空间门户之后,那空间的大门再一次关闭起来。裴负站在一片闪烁着迷幻光芒的世界里,四周的空间,彷佛是由神奇的五彩玻璃组成,也不知是从何地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,映射在四周的空间壁面上,产生出各种诡异的幻象。或是骏马奔腾的草原,但眨眼间却变成了猛虎咆哮的山林,光芒一转,又变成聚集着如云美女的楼阁,甚至在一呼一吸之间,景象又成了如山一般的金银。裴负站在原地,不敢轻易迈出步伐,这引人入胜的美景,带着夺人心魄的力量,他似乎听说过这样一种空间大阵。传说当年西天教主大道将成时,湿婆用诸般幻象迷幻西天教主。那种种幻象,无一不是根据人心底的欲望而成,将种种欲望集合在一起,就变成了后来大梵天妙境秘传的梵天心魔阵。裴负没有见过这种阵法,但是在神州道派的典籍中却有相关的记载。这是一个可以连西天教主都能迷惑的法阵,其威力自然不能小视。想到这里,他运转灵力,开启双目间的天眼。倒竖在眉心的法眼,本就具有驱除诸邪的力量,但裴负害怕无法抗拒这梵天心魔阵的力量,还取出了太昊镜置于胸前,拇指上更扣上了翻天法印,方才举步前行。饶是如此,当他迈出第一步的刹那,依旧感觉巨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朝他挤压过来,那力量中带着种种蛊惑人心的奇妙幻象,裴负不由心中一紧,通天九诀第七诀致柔妙法,骤然运转周身。管你那诸般心魔,管你什么人间欲望,我守住我那天真若婴儿的烂漫,欲望又能如何,心魔又能挠我半分?裴负的通天九诀霎时间产生出奇异力量,体内糅和各种力量的灵力,在他体外形成一层如同气罩一般柔和的光芒。诸般幻象才一逼近裴负的身体,立刻被他强大的力量逼退。这就是通天九诀的妙用,裴负嘴角笑意更浓,手中太昊镜猛一翻转,闪电般取出两枚玉心投入境内,灵力运转处,镜面立刻变得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的通红,强绝的火龙之力,配合着太昊镜那无坚不摧的力量,发出一道红色的光芒,光芒闪烁出,诸般幻象被那蕴含有三昧真火的驱邪之力打得粉碎。裴负身形骤然加快,丝毫不理睬闪烁迷幻色彩的四周。一边行走,他一边取出一枚火龙玉心,扣指弹出。玉心在迷幻的世界中发出一声怒吼,朝着远处急速逸去。玉心中的火龙精魄,在太昊镜中苦苦修炼了千年,对于这种幻象根本没有任何反应。相反,由于收到太昊镜驱邪之力的影响,火龙精魄可以自行找到出路。对于裴负而言,将火龙精魄当成引路之用的确是有些大材小用,不过,在这梵天心魔阵中,除了火龙精魄之外,也再找不到更好的引路工具。裴负紧跟着玉心发出的夺目红光前进,全然不理睬法阵中的奇异光芒。此刻的他,谨守着婴儿般的天真,使得法阵的无上法力竟无法展开。人若无欲预测推荐,则神佛难阻预测推荐,面对着裴负这般修为的人预测推荐,梵天心魔阵也不得不放弃了攻击。片刻之后,裴负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神殿之中。这神殿高有六十多米,穹顶巧妙的设计,令神殿的上空,如同飘浮一般。在穹顶上方的夜明珠,闪烁着柔和的光芒,将整个神殿都照映的朦朦胧胧,成就出一派缥缈的幻觉。才一走进这神殿,裴负立刻就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奇异力量。紧跟着,他感到如意袋中的九龙晶石,开始不安分的跳动起来。他连忙探手放进袋中,捕捉到那个躁动的晶石,然后取出。那是对应这九道龙气之一的生龙气晶石,晶石才一出袋,立刻发出一声奇异的声响,自裴负的手中脱出。它如同具有生命一样的在空中回转了一圈,猛然朝着神殿正中央墙壁上的绘画扑去。轰!一声巨响,烟尘激荡,那墙壁上的壁画被晶石撞击,化成粉末一般的事物,脱落下来。万道光毫自墙壁上激射而出,穿过滚滚的烟尘,将大殿照得通通透透。一尊高有二十厘米、身上绘有龙纹的赤身罗汉像,出现在裴负的眼帘中。大威天龙罗汉,裴负一眼认出了那雕像,正是传说中灵山西天教主的十八护法罗汉之一,大威天龙罗汉,雕像使用罕见的紫晶雕刻而成,透出一种无可抗御的仙力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件少见的法器。九龙晶石围绕着那尊大威天龙罗汉转动不停,如同见到了亲人的孩子一般,发出一种奇异的呼啸,与之相应的,大威天龙罗汉身上的龙纹,也同时放射出奇异的光芒,将那晶石笼罩其中,景象极为诡谲。不过,最让裴负感到吃惊的,却是罗汉雕像的四周,是一排灯光闪烁的精密仪器。那仪器原本隐藏在壁画之后,将运转的声音隔绝,此刻,壁画消失,仪器轰鸣的声音,清楚的传入裴负的耳中。数不尽的电缆线在雕像身下汇聚,裴负看到的是一个银色的卡座,将雕像牢牢的卡在里面。虽然不知道那些仪器到底是什么用途,但是裴负却可以感受到,自大威天龙雕像中源源不断的产生出巨大的能量,沿着银色卡座下的电缆传送出去。他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,对于这种夺去法器能量的方法,倒是觉得颇为新奇。他走上前去,再次打量了一眼那雕像,探手向雕像伸去。呜——就在裴负的手将碰到罗汉雕像的刹那,一声呜咽骤然自他身后响起。裴负激灵打了一个寒颤,本能似的闪身向一旁让开。嗤嗤嗤!三声轻响,三枚鹰羽似的飞镖,擦着裴负的耳轮飞过。飞镖好似具有生命,在射空之后,空中轻轻的一个盘旋,又诡异的朝着裴负追击而来。裴负一皱眉头,拇指闪电般按出三次,翻天印光芒连闪,三道灵力破空飞出。就听一连串啵啵啵的轻响过后,飞镖炸成粉末,但巨大可蚀人肺腑的强猛灵力,如同沸腾的滚水一般在神殿中弥漫开来。“咦?”这又是一种裴负从未见识过的灵能波动,让他顿时心生好奇。他一边化解朝他涌来的巨大灵力,一边凝神向四周望去,但见神殿中静悄悄,不见一个人的踪迹。六识展开,将整个神殿的每一寸角落笼罩,片刻之后,裴负突然一笑,一粒火龙玉心破空激射而出,火龙在空中伸展开来,朝着神殿一侧的一个石柱扑去。轰!一声巨响过后,石柱顿时化作飞扬空中的烟尘,轰然倒塌。就在石柱倒塌的瞬间,裴负清楚的感受到一道轻若流水般的灵能自石柱中逸出,朝着神殿中央的湿婆像闪电般飞去。裴负冷哼一声,催动灵能,指挥着火龙玉心继续追击,天眼扫过之处,只看见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用肉眼无法看见的细碎物体,分散成如云雾一样的形式,浮游在半空之中。这可是一种从没有见过的法术,全然不同于道门的分身术,似乎是将身体分解、散开,来进行攻击和防御。怪不得蒙巴顿没有出现,这里有这样一个人物守在这里,修为恐怕不会比蒙巴顿低太多。裴负想到这里,突然将火龙玉心收回,“出来吧,我已经看见你了!”空中的云雾骤然聚拢,一粒粒细碎物体扭曲、组合,渐渐的,一个身高不足一百五十公分的人,出现在裴负的面前。那人看上去很小,不仅仅是他的身高,包括他的模样也看上去很小,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小小的鹰钩鼻,眼睛一大一小,而且一只眼白蒙蒙,如同罩着一层霜雾,另一只眼却又透着一股奇异的金光。他的嘴巴也不大,整体上看去,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:小!但就是这小小的五官,却配着一个硕大的脑袋, 山西十一选五令他瘦小的身体看上去十分可笑。他半蹲在空中, 山西11选5投注技巧身体背后生有一双鹰翼, 山西11选5走势图两手如同钢铁铸成的利爪一样, 山西11选5彩票网指尖闪烁着森寒冰冷的光芒。这简直不是一个人,在裴负的眼中,这人的模样和妖怪并没有什么分别,他呆呆的看着对方,好半天才开口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“你是谁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婆罗神殿?”对方没有回答裴负的问题,他反问道,声音如同破裂的铜锣一样难听,让裴负不由一皱眉头。好在他说的是汉语,让裴负不必再费心去理解他话语中的含意。“裴负!”“裴负?”“现在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了,你是什么人?”“你姓裴?”“不错!”那人突然撮口发出一声长啸,厉声道:“那你就死吧!”话音未落,只见他双翼突然诡异的一颤,瘦小的身形立刻化作一道闪电般的箭矢,朝着裴负飞扑上来。裴负先是一愣,本能的一拳轰击而出。砰!干枯如利爪一般的双手,和裴负的双拳碰触在一起,一股巨大的能量自两人拳爪间逸出,带着无坚不摧的力道向四面八方逸散,轰隆隆,临近两人身体的三根数人方能合抱的石柱,在这强大的力量下轰然倒塌。浓浓的烟尘弥漫神殿,烟尘中,那人双翅鼓动,身形如电,在空中做出各种巧妙的转动,全然没有任何的规律,朝着裴负凶猛的攻击。他的攻击很奇怪,身体瞬间分散,却又瞬间凝聚,这使得裴负的力量如同击打在空气之中,根本没有半点着力之处。那奇怪的感觉,让裴负有种好像是在和空气战斗一样,难受极了。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?裴负心头渐渐的升起一股怒气,情绪也随之焦躁起来。“哥哥,这是天妖!”就在这时,阿显的声音突然在裴负的脑海中响起。“什么?”“天妖,被修道者称为叛逆的修道者!”“那怎么对付?这家伙一会儿分,一会儿合,根本就没有办法攻击嘛!”“哥哥,你别急,天妖拥有一种术法,名为散形术,那是根据上古修道法则中『水无常形』的话语得来,想想若是双手取水,当如何取之?“隐藏隐藏4380接收[!]隐藏隐藏[1发送[!]隐藏隐藏[1接收h?阿显的提醒,让裴负心头不由一动。灵能骤然一转,神殿中的空气骤然变为阴寒。随着寒气不断加强,裴负明显感觉到对手的聚合速度变得缓慢起来,渐渐的,甚至影响到他的攻击速度,裴负顿时恍然大悟。利用空气中的水分子,将组成身体的粒子包融于那些水分子之中,分散、聚合,想来这就是散形术的原理。焦躁的心理顿时消失不见,裴负大笑一声,身体骤然随着散化成如云雾一般的粒子,随着对手的分散而逐渐融入其中。两个人都是使用散形术进行攻击,而裴负又恰到好处的将气温掌控,分散聚合间,将属于对手的部分悄然夺走,只见神殿中两团云雾状的物体不断发生碰撞、融合,全无半点灵能逸散。所有的攻击,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,从表面上看去似乎十分平静,但其中的凶险却只有交手的两人知晓。“住手!”突然间,对手一声大喊,停止攻击。裴负也随之停了下来,一脸嘻笑之色的看着对方,“怎么?你不是要让我死吗?我玩的正开心,怎么停手了?”“开你个熊球心,你怎么会散形术?”“散形术很了不起嘛?不就是利用灵能分解身体粒子,配合空气中的水分子来做出变化攻击,很简单嘛!”裴负说得的确是很简单,但是却让对手脸色大变。先不说利用灵能分解身体粒子需要何等的修为,单只是瞬间便能将这散形术操纵自如的本事,已经足以证明裴负的本事,可远远不是蒙巴顿所说的不堪一击。“你很狡猾!”“是吗?”裴负一笑,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,天妖!”“天妖”两字一出口,对手的身体骤然颤抖不停。那只被白色阴翳覆盖的眼睛突然睁大,阴翳立刻消失不见,显出阴翳下的瞳孔。裴负吓了一跳,寻常人眼睛里只有一只瞳孔,能有双瞳已经是少见。而眼前的天妖眼中,竟然生有五只细小的瞳孔,在眼眶中组成环状的圆形,转动不停。“哥哥小心,那是天妖高等修行者才会出现的五轮邪眼!”阿显话音未落,天妖突然发出一声大吼,五轮邪眼转动出五彩的光毫,背上双翼更随之自他的身体脱落下来,组成一个一米长的旗幡,朝着裴负恶狠狠的挥击而出。面对凌厉攻来的旗幡,裴负却突然间笑了。只见他也不躲闪,而是缓缓的将手伸出,“兄弟,你看清楚这个!”五粒色彩全然不同,大小只有米粒一样的事物,静静的躺在裴负的手心。天妖一见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手中的旗幡也不再理睬,脱手扔在一边,脸色苍白的看着裴负,颤声道:“我输了!”“五轮晶核!”阿显一声惊呼,“哥哥,那个可是天妖的命根子,你怎么弄到手的?”“嘻嘻,预测推荐这厮刚才和我用散形术,我发现他在散形的同时,总是刻意将这些东西隐藏起来。后来我和他用散形术相互攻击,就顺带着把这东西给拿走了。五轮晶核,什么东西?”“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,只是听说天妖修行中会产生能量晶体,五轮邪眼的运转,就是靠这种晶体才能发挥,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裴负嗯了一声,也不理睬那跪在地面、眼巴巴看着他的天妖,迳自来到罗汉雕像前,将雕像从卡座中取下。“小心!”天妖突然发出一声惊呼。紧跟着,原本摆放着雕像的墙面,随着裴负将雕像取出,轰的一声坍塌下来。神殿的地面颤抖不停,一道道巨大的能量在滚滚烟尘中逸散,当弥漫大殿的粉尘消失之后,一个巨大的地洞穴口,出现在裴负眼前。裴负虚空悬浮在半空中,手中紧紧握住罗汉雕像,心中震惊不已。刚才如果不是天妖发出警告,那巨大的能量冲击险些将他四分五裂。当然,他也知道天妖之所以发出警告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手上拿着五轮晶核,不过虽说是如此,裴负还是不禁对天妖心存感激。感激归感激,在没有收服天妖之前,五轮晶核打死也不能还给他!裴负心中如是说。他旋即来到天妖面前,“你的名字!”“莫世奇!”“年龄?”“三百三十岁!”“师门?”“我师从西藏苯日教派门下,原是苯日神教教主门下的一只鹦鹉。因为聆听师尊讲法,于是便自己偷偷开始修炼,后来被教主发现,便逐出教派,来到印度开始修炼“哦,那你怎么会跑到这里?”“三年前,我自觉天妖法术大成,立刻修炼洞府。后来和蒙巴顿相识,受他的邀请,来到这湿婆神殿,负责守护那个大威天龙罗汉雕像。”裴负问了半晌,对莫世奇的来历,大致有了了解。休看这厮三百多岁,但心智却如同孩童般天真。苯日神教的名字他隐约知晓,在道藏典籍中曾有记载,苯日神教是西藏早年间最早的修真门派,后来密教莲花生大师在错高湖的苯日神山击败当时神教的宗主,确立密教在西藏的地位,苯日神教也就随之没落。这莫世奇说起来也是倒霉,从一只鹦鹉的元身开始修炼,辛辛苦苦修成正果,一心想要成为苯日神教的正式弟子。却没想到神教有自己的规矩:非人身修炼者,皆不得入神教大门,更何况他是偷偷修炼。也是那位教主心疼他这番辛苦,没有将他功力追回,只是将他逐出了师门,流浪在喜马拉雅山中,却得到了天妖门的法术。关于天妖门,道藏典籍中也有记载,那原本属于截教的一支。在通天教主阐妙儿被囚禁之后,截教随之四分五裂,天妖门也就成了为俗世修真道派所不能接受的一个门派。由于截教修炼采用“有教无类”的原则,很多截教弟子大都不是人类,而是各种山精走兽,所以天妖门自然也不会被世人所接受。大约千年前,天妖门和以茅山道士为首的修真门派,发生了激烈的战斗,之后天妖门便销声匿迹,直至完全从尘世消失。莫世奇属于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类型,在得到天妖门的法术之后,便一心修炼。二百年辛苦修炼终有所成,没曾想一出山门,便被蒙巴顿看出了他的底细,受对方邀请来到阿格拉古堡担任护法。那雕像是来自大梵天妙境之中的宝物,名为通灵法相,也不知道蒙巴顿是从什么地方得来。在蒙巴顿得到这雕像之后,便运用现代科技的手段,从通灵法相之中,抽去里面巨大的灵力。莫世奇也不知道,蒙巴顿将灵力取走以后,到底是做什么用处,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对方说过,要和什么高科技产品相融合,做出人人都可以使用的人间法器。裴负皱眉听莫世奇说完,用心语之术和阿显交流道:“阿显,你觉得他说的可信吗?”“应该算是可信吧!”阿显也不敢太过肯定的回答。“如果按照他所说的,蒙巴顿之所以会产生那样强大的力量,完全是因为他将通灵法相里面的灵力取走,通过他的身体来发挥出最大的力量,我想,这就是元默他们说的那个什么能量波动吧!”“应该是!”“莫世奇,你现在怎么打算?”裴负沉吟一下,问道。“上仙,能否请您将我的五轮晶核还给我?我发誓绝不会再和你作对!”“还给你倒是没有什么,只是……”“上仙有什么吩咐尽管说,小妖莫不遵从!”莫世奇低声下气的回答。五轮晶核是他二百年辛苦修炼才得来的宝物,那里面可以说是他全部的灵能所在。现在五轮晶核被裴负握在手里,等于他二百年修炼的成果就被裴负掌握,所以,他更不敢对裴负有半点不恭敬的意思。“莫世奇,你修炼二百年,能有今天成果也的确是不易,说起来,你天妖门和我还颇有渊源,我也不好太过为难你。“这样吧,我也不为难你,从今天开始,你跟着我吧,天妖门算起来也是截教一支,而我和你们截教的教主更是有姐弟之谊。你跟着我,他日我将你引见给你们教主,也可以还你个修真正果,如何?”“啊?”莫世奇原以为裴负会提出何等为难的事情,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简单。他生性本就单纯,一心想要修炼出个名堂,只是一来苦于自己非人身修炼,并不为人间修真者所接受,二来他所得到的天妖门法术也不完全,无法修炼更高深的法术。截教之名他自然听说过,天妖门虽然在后来独立出截教,但是却始终将通天教主奉为神人。如果眼前这人说的是真的,他能够拜入通天门下,将来定能修成正果,当个堂堂正正妖仙,总好过现在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。“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?”裴负一笑,将手中的五轮晶核递给了莫世奇,“散形之术,不过是通天九诀入门的简单术法,若你不相信,我就将通天九诀第一诀的口诀说出来,如何?”这一下,由不得莫世奇不相信。通天九诀在天妖门中也有记载,那可是截教至高无上的修炼口诀。裴负能说出来通天九诀的名称,就已经让莫世奇不得不信。他连忙惶恐的从裴负手中接过五轮晶核,恭敬的向裴负跪下,“天妖门弟子莫世奇拜见师叔祖,从今天开始,莫世奇将诚心跟随师叔祖修炼,若有违背,则天打雷劈,永世轮回畜生道!”裴负点头笑笑,扭头看着那黑漆漆的地洞,“莫世奇,你知道这地洞是通往什么地方?”“蒙巴顿告诉过我,这湿婆神殿,甚至包括整个城堡中的空间结界,都是依靠通灵法相的灵力来维持。地洞是通往什么地方,我不太清楚,自从我来到这里之后,从来没有走出去过半步!”“你倒也真的是耐得住性子!”裴负说着,走到地洞的穴口蹲下身子,灵觉自洞口传入,沿着地洞向内延伸出去。片刻后,裴负不由眉头微微一皱,也不招呼莫世奇,纵身跳入地洞之中。地洞内黝黑深邃,带着一股子令人心悸的气息。裴负快步行走,朝着地洞的尽头走去。“师叔祖,等等我!”莫世奇在裴负身后喊道。但是裴负却没有理睬他,而是顺手将通灵法相放进如意袋中,顺势取出了沉香法剑。地洞并不是很长,片刻光景后,裴负已经可以听到隐隐的爆炸声和金铁撞击的声响。那股让他颇感熟悉的气流爆裂感,自地道的另一端涌来,让他浑身都感到有些不自在。蒙巴顿的力量增强了!裴负加快脚步,眨眼间便来到了地洞的尽头。这地洞与其说是个洞穴,倒不如说是一个如同隧道一样的管道。管道的出口高悬在半空中,连接着一台式样极为奇怪的巨大机器。这又是一个奇异的神殿。同样,裴负也没有见过这种机器,彷佛是一个怪物一样,周身上下闪烁着刺眼的灯光。一条条电缆线缠绕着机器,从一个皮管子似的物件里,吐出了一个个闪烁着奇异光滑的能量晶体。机器的四周,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具尸体,而阿魅和十二奴才,正将蒙巴顿围在机器前的一块空地上,春雨那充满魔性的强绝灵能呼啸着,配合着阿魅的黑暗能量和十二奴才强大的力量,堪堪和蒙巴顿打了一个平手。此时的蒙巴顿显示出来的力量,让裴负感到心惊。只见他熟练的结出各种奇异印结,强猛无俦的仙力,堪堪将阿魅和春雨的攻击抵消,而十二奴才虽然竭力保护着阿魅,但也似乎无法抗拒蒙巴顿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灵能。身后,脚步声传来,莫世奇悄然跟上。裴负连忙制止莫世奇发出声响,手握沉香法剑,灵能内敛,紧张的注视着斗场中的变化。“小姐,丢下你手中的兵器,看在我们同是修道中人的分上,我饶你不死!”蒙巴顿胜券在握,双手结成法印,轰然击向阿魅。阿魅没有回答,春雨在半空中呼号,划出艳丽的红色光芒,围绕着蒙巴顿旋转扑击。笼罩在刀刃外层的隐隐红雾,是春雨的灵体幻象,可是每次当春雨接近对手身侧的刹那,却见红雾一颤,刀身立刻向后退去。与之相同的,阿魅的攻击,似乎无法靠近蒙巴顿的身体。真正能够对蒙巴顿造成威胁的,倒是十二奴才的攻击,不过这些昔日通天教主门下的妖兽们,在蒙巴顿口中吟出真言的影响下,十分的功力,却仅能施展出一半。裴负一边心惊于蒙巴顿这种突变似的强大功力,一边默默的等待机会。以他现在的修为,固然可以和这个蒙巴顿一拼,但是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,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“师叔祖,注意蒙巴顿手腕上的那个手环!”莫世奇悄然来到裴负的身边,“我和他比试过,只要他戴上那个手环,修为就会爆增。他所修炼的是湿婆门下的修神道法,可是使用的却是正宗的仙力。”裴负点点头,目光盯在了蒙巴顿手腕上一闪一闪的银色手环,心中突然有了主意。此时,蒙巴顿已经有些不太想再继续纠缠下去。“小丫头,既然你不知好歹,那就让我送你上西天吧!”随着他一声大吼,张口吐出一股淡淡的黑色气体。黑气在空中分化作十几个奇异的圆环,当空朝着阿魅等人罩去。阿魅收回春雨,挥刀朝着向自己扑来的圆环劈去。血色的刀身,笼罩着一道道黑色的烟雾,黑暗能量夹带着强大的力量,砰的一声撞在那黑色圆环之上。“师叔祖,就是现在,湿婆神气一出,他的防御力会随之大减!”没等莫世奇说完,裴负已经闪身飞扑而出,沉香法剑融合剑灵厉魄的力量,无声无息的朝着蒙巴顿砸去。“咦?”蒙巴顿很明显没有想到,裴负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。正如莫世奇所说的那样,湿婆神气是他本命元气,此刻正和阿魅等人纠缠在一起,裴负这一出现,令他猝不及防下,反手一拳击出。轰!一声巨响震天动地,拥有黑暗法体之身的沉香法剑,在裴负和剑灵厉魄灵力的催逼下,发出了甚至是超过裴负想象的力量。巨响声中,裴负清楚的看到蒙巴顿手上的银环,被沉香法剑巨大的力量震的粉碎,而他的身体,更被裴负这一剑劈得倒飞出老远。“哥哥——”阿魅惊喜的喊叫道。没等她说完,空中的湿婆神气骤然朝她压迫下来,失去了蒙巴顿控制的湿婆神气显得更加强大,饶是阿魅和春雨合力抵抗,也只才堪堪战成一个平手!“天鼓雷音,阿显!”裴负手上的翠绿手环,突然化作三个绿色的光球,飘浮在他的身前。光球朝着他的身体撞去,当撞击在他身体的刹那,突然光芒大盛。三个光球,化作一片碧绿的光芒,将裴负的右半身笼罩起来,如同一层薄薄的铠甲一般。裴负的右胸、右臂被铠甲覆盖,在他的脖颈旁,凸起一块醒目的龙首,发出似天雷一般的声响。雷声振奋了阿魅和十二奴才的精神,却让湿婆神气顿时失去了原有的力量。只见裴负身形闪掠,每当他身体掠过湿婆神气的刹那,那脖颈中的龙首突然张口一探,将浮游空中的黑色圆环吞下。“大荒之王,魃龙——”蒙巴顿瘫倒在地,不由发出一声惊叫。湿婆神气是他修炼多年所得的本命元气,自他练成这神气以来,从来没有失手过。在他开始修炼的时候他就知道,湿婆神气一旦大成,天神难敌,可是唯一惧怕的,就是已经消失人间的大荒生物之王,魃龙。他连滚带爬的来到那台机器的下方,惊恐的看着裴负,脸色灰败不已。裴负将十二奴才收回,来到阿魅的身边,“阿魅,没事吧!”阿魅嘴巴张了张,刚要开口说话,突然又听到蒙巴顿嘶声吼道:“莫世奇,你背叛我?”“嘻嘻,蒙巴顿老兄,哪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?裴先生是截教中人,而我天妖门又是截教的一支,我总不成和同门斗个你死我活吧。再说,当初我来的时候我们曾经约好,我高兴来就来,高兴走就走,我又不是你的人,说话别那么难听嘛!”“你……”蒙巴顿被莫世奇的一番伶牙俐齿说的哑口无言。莫世奇并没有说错,他和“你是截教中人?”蒙巴顿看着裴负惊问道。裴负没有理睬他,而是迳自来到那机器旁,一箱箱排列的能量晶球旁,拿起一粒反复观瞧。这晶球大小只有拇指一般,但却浓缩了通灵法相中最精纯的灵力。裴负拿着那晶球,清楚的感受到从晶球中传来的裂变力量。一直以来,他总以为法器必须要依靠施用者的灵能催发,却没有想到,蒙巴顿却将法器中的灵能提取出来。这种能量晶体的力量,丝毫不弱于法器本身的力量,但是使用起来却更加方便。在超灵学院的时候,裴负曾看过一些关于武器制造方面的书籍。根据里面的知识,他可以推断出,这样一粒能量晶球,如果用特制的枪械配合,所产生的力量,不下于一枚核弹的威力。“蒙巴顿先生,介不介意告诉我这些东西要做什么用处?”“我看走眼了,我看走眼了!”蒙巴顿突然大笑起来,“没有想到你才是主角,我一直以为阿魅小姐是你们当中力量最强大的,没有想到……”“这有什么想到没想到的?你好像有点不太服气?”“当然,上次来的那个修真者,修为虽然不是很高,但是却堂堂正正的和我一战。而你……卑鄙!”“是吗?”裴负知道蒙巴顿说的那个修真者,一定就是那位太真,当下他一笑,“你不也用了灵力增幅器?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卑鄙?我知道你是个修神道者,这似乎好像也和你的修炼教义有些不同吧。对了,还没有请教你究竟是哪个修神门派门下?”“想知道吗?”蒙巴顿经过这片刻喘息,气色好了许多。他站起身来,狞笑着看着裴负,“打赢我,我就回答你!”“呵,你还有力量吗?你的灵力增幅器好像已经被我毁了,你的修为……”裴负笑着摇摇头,看着蒙巴顿没有继续说下去。“没有增幅器,我照样可以杀死你!”蒙巴顿嘶声吼道,说着,他突然从衣兜里取出一把和裴负手中晶球完全一样的能量晶球,一口吞下肚中。

  有人说,坚持是所有成功的终极奥秘。喜欢做一件事情不难,难的是坚持专注地做这件喜欢的事。

,,湖北快3官方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