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修神道者(27/87)

裴负和元默抬起头,顺着阿罕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在不远处的山坡上,一片夺目的红色,在夕阳中透出难以形容的雄壮之美。阿格拉古堡就在眼前。裴负面色凝重,静静的从车中走出,默然不做半点声息。阿格拉古堡是十七世纪印度莫卧儿王朝的著名建筑,红色的沙石着称坚固的堡垒,曾经是莫卧儿王朝几代王室的要塞。较之超灵学院的古堡群,阿格拉古堡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建筑艺术的大成,庄严而华丽,远远看去,更显威严之气。整个古堡中有五百多座建筑,白色的大理石宫墙光彩照人,镀金的宫顶熠熠生辉,远远望去,似乎就连那古堡中的柱子,都带着珠宝的耀眼光芒。“道宗,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?”见裴负脸上的凝重之色,张凤不由有些紧张,轻声问道。裴负点点头,突然自如意袋中取出了心轮佛珠,手指飞快拨动念珠,青玉色的佛珠,在夕阳光芒下闪烁奇异的光晕,一波波,如同湖水涟漪一般向外散发出去。就在那光晕散发出来的刹那,不论是张凤还是元默,甚至连阿罕,也感受到弥漫在天地中的一种奇异能量!“气!”裴负低声道。“啊?”元默不解的看着他,轻声道:“裴师叔,您……什么气?”“你们感受到那种力量了吗?”三人相视一眼,齐齐的点头。裴负抿着嘴,沉吟半晌后道:“不同于凡俗的气息,我可以感受到那股气息中,不断产生的爆裂力量,很强大!”元默的脸色有些苍白,裴负话语中的“爆裂”两字,竟让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核爆的原理。难道阿格拉古堡只是一个核试验基地?“这种爆裂的力量,我说不出到底是应该来自于什么,但是我却知道,这种力量不应该出现在凡间!”裴负皱着眉头,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。在他的脑海中,此刻却闪现出超灵学院陨石群中那奇异的独目人之舞。如果他没有得到星芒创神的手法,他或许还无法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,但是正是因为他学过,所以,他比元默三人更能感受到那股气息中蕴含的奥妙。“道宗,会不会就是您说的龙气?”裴负摇摇头,“不是龙气,我身上的九星没有任何反应。这是一种呼吸间产生的气息流动,通过呼吸的力量,将气流发出爆裂的力量,似乎是用来隐藏什么。默默、小凤,我们遇到麻烦了!”“啊!”元默三人如同听天书一般的看着裴负,一时间有些无法反应过来。裴负所说的事情,是他们三个人从来没有听闻过的,利用呼吸产生空气爆裂,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法门?裴负眉头紧锁,不断将灵力催发入心轮佛珠。心轮佛珠发出一种令寻常人无法察觉的光晕,如同缥缈的轻云,看似缓慢,却又急速的朝着远处的阿格拉古堡方向逸去。这是裴负利用道派秘典的灵犀术,结合心轮佛珠的无上灵力,创造出来的一种窥探法术。由于心轮佛珠本身就具有通灵的力量,再结合他本身的仙力,可以产生出奇异的精神波动,无声无息窥探施法者想要了解的情况。这种法术较之天眼通更加灵活,对施法者本身的力量没有任何损耗,但是这种法术也只有在进入了极言境界之后,方才能施展出来,裴负创造出这种法术,原本是想窥探水青的内心,却没有想到,第一次使用,竟然是在这阿格拉古堡之外。光晕的范围越来越大,如同风一样的侵入了古堡。元默三人神情紧张的看着裴负,那一番话语,让三个人的心都不由得揪了起来。原本以为只是面对修真者,却没有想到碰到了他们从来没有遭遇过的事情。做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,元默心里有些打鼓。毕竟太真已经失败了一次,如果再失败,而且是希言尊者推荐的人失败,那么还有谁能够对付那古堡中的修真者?“我们走!”突然间,裴负脸色一变,收起心轮佛珠,转身钻进了轿车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元默三人还是迅速的上车,轿车引擎一声轰鸣,扬起一股尘烟,沿着来时的道路急速离去。“师叔,怎么了?”“被发现了!”裴负淡淡的说道。说着,他的嘴角却不经意的翘起,脸上浮现出一种奇特的笑意,“有意思,真是有意思!”“什么有意思?”“一个人,一个很奇怪的人!”“啊?”元默被裴负这没头没尾的话说的一愣,他刚想问下去,但见裴负却闭上了眼睛,霎时间,他甚至无法再感受到裴负的气息。裴负将元神分离,走进了镇邪塔中。塔中登仙台上,阿魅和魃龙已经苏醒过来,只是,出现在裴负眼前的,已经不是那细弱的小蛇,也不是可爱的蓝色小猫,而是两个千娇百媚的绝色美人。阿魅一身水蓝色的长裙,较之先前化作人形的娇媚,她平添了一份成熟的丰腴之美。雪肌玉肤,水色双瞳走势图分析,还有那一头如波浪般的蓝色长发走势图分析,举手投足间走势图分析,无不流露动人心魄的魅力。而魃龙,却是一身碧绿的水秀长裙,和阿魅的成熟比较起来,魃龙却透着天真无邪的娇柔美感。水绿色的长发袭肩,亮丽发光,柔顺得如同一面境子。丝一般的长裙,包围着她高挑的身体,勾勒出玲珑浮凸的曼妙体态。那双眼眸,透着无可抗御的力量,任人看到,就会有种想要去怜惜的冲动。两兽,或者说是两女,在裴负离开超灵学院之前就已经苏醒。当时着实吓了裴负一跳,阿魅可以变身女性,他倒是不奇怪,可是没有想到连魃龙也变身成了一名女性,而且美得不可方物,这多少出乎了裴负的意料。他原本想让两女走出镇邪塔,可又觉得这两个丫头无论是谁出来,都会引发出尘世间的轩然大波,所以,他最终还是决定将两女留在镇邪塔中,但这其中多少也有些个人的意志蕴含其中。他虽然越过了诛邪阶段,但毕竟体内的黑暗能量依旧隐隐作祟,使得他的占有欲望比之旁人来得更加强烈。“哥哥,你怎么跑来了?”见到裴负进入镇邪塔,阿魅和魃龙同时欢呼雀跃起来,两女飞扑上前,一个把住了他的手臂,另一个则将娇柔温暖的躯体,埋入了他的怀中。裴负面容通红。一个阿魅就已经让他感到心驰神荡,现在又平添出一个娇柔的小美人在他的怀中,那种感觉,他真的是无法形容出来。“哥哥,给我起个名字吧,上次你来的时候,我就想说这件事。你看阿魅姐姐都有名字,我也要!”魃龙的娇躯在裴负的怀中扭股糖般的撒娇道。裴负笑了笑,一手搂着阿魅,一手抱着魃龙纤细的腰肢,在登仙台下的一张大椅上坐下,“我早就想好了,显,阿显如何?”“阿显,好名字耶!”魃龙一声欢叫,一双透着天真与狐媚之气的眼眸眨了两下,“不过,阿显是什么意思?”“这个……”裴负愣住了,显这个字,是他闲来无事翻阅字典时查到的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面孔一红,不由露出尴尬神色。“没关系,反正只要是哥哥给我起的名字,我就喜欢!”阿显颇为懂事的笑道。“哥哥,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阿魅轻声问道。裴负点点头,“怎样,这里住的还习惯吗?”“好无聊,都是臭蛇的属下,打又打不得,骂也骂不得,除了和臭蛇有时候打打架,基本上就是无所事事!”“臭猫!”阿显立刻回敬道。“臭蛇!”两女立刻如同孩童一般的争吵起来,一时间全然忘记了裴负的存在,跃跃欲试的似乎要来一场全武行的大戏。虽然由于裴负的关系让两女放弃了敌视,可是黑暗魔兽和大荒生物先天的敌对天性,又让两女时不时的发生些小冲突。由于服食了水魔兽的能量晶体,让两女的修为相差不多,于是镇邪塔也就成了两女的天然斗场。三日一小打,五日一大打,这成了她们的习惯,随着阿魅的一句挑衅,阿显也毫不示弱的向阿魅发出了挑战。“你们两个给我住手!”眼见大战将起,裴负一声怒吼,两女立刻乖乖的回到了他的身边。裴负长出一口气,沉吟了一下,“阿魅、阿显,我碰到了一件麻烦事,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忙!”“什么事情,哥哥你说吧!”阿显立刻回应道。裴负看了一眼怀中的阿魅,轻声道:“我遇到了修神者!”“什么?”阿魅惊呼一声,“哥哥,自封神之战以后,修神道已经绝迹人间,你怎么……不可能的,暗灵陛下曾经说过,人间不可能出现修神者!”“可是我真的碰到了!”裴负呼出一口气,苦笑道:“阿格拉堡中有一个人,从他呼吸的方式可以看出,他绝对不是一个修真者,我甚至无法看出他的修行境界。而且,我用窥心术潜入古堡,竟然被他发现。如果他不是修神者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他是来自大梵天妙境中……”阿魅和阿显两人默然,裴负的修为已经进入了离神阶段,如果连他都无法看出对方的修为,那真的是只有一个可能,对方是来自于大梵天妙境。“相比较下,我宁可和修神者对战,如果他是来自大梵天妙境,那么我现在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,除非……”“除非什么?”“没什么!”裴负摇摇头,没有回答阿魅的问题。除非使用诛仙四剑,但是如果使用诛仙四剑,又会引出昆仑山的仙人,一两个他或许不怕, 山西11选5但是如果来上几十个, 山西十一选五以他现在的本事, 山西11选5投注技巧还真的是无法对付。“哥哥, 山西11选5走势图你要我们怎么帮忙?”“阿魅,我记得你说过,大荒生物有一种附身诀,能不能告诉我?我想让大荒四兽附身,也许可以和那个人抗衡一下!”“为什么要大荒四兽,我也可以附身!”阿显立刻不高兴的道。“你?”阿显呼的一下站起身来,酥胸一挺,骄傲道:“哥哥,我可是大荒生物的女王!”裴负点点头,阿显到底有什么样的本领,他并不十分清楚,但是想来身为大荒生物之王的魃龙,一定不会同于凡俗。“哥哥,大荒附身诀分为两种,对于普通的大荒生物而言,只需要口诀便可以附身,但是像阿显这样,除了需要独特的口诀之外,还有一套复杂的手印,每一组手印都会产生一种附身形态,哥哥,我现在传授给你第一套附身手印,天鼓雷音!”说完,阿魅双手做出莲花姿态,两小指隐藏于手心之中,口中轻声念出奇异法咒。“阿魅,阿显怎么没有动静!”裴负看着站在一旁的阿显,奇怪的问道。“哥哥,大荒附身诀除了口诀和手印之外,最重要的一点,便是大荒生物必须同意和你附身。阿显除了你之外,是不会附身给任何人的。”“原来是这样!”裴负点点头,双手随着阿魅手指的变化,做出相同的手印,刹那间,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起,他似乎感觉到了阿显身体上每一寸肌肤的奥妙,两个人的精神,在这一刻竟美妙的重叠在一起。塔中无岁月,当裴负的元神自镇邪塔中出来的时候,发现他的身体正处身在一间华丽的客房之中。元默和张凤两人盘坐在他的身体前,如同老僧入定一般,只是从他们呼吸的频率中,裴负可以感觉出两人的精神正处在高度的紧张之中。“裴师叔!”在裴负元神回归的刹那,身体微微的颤动了一下。元默立刻睁开眼睛,惊喜的看着清醒过来的裴负,眼中的欢悦之情溢于言表。“辛苦了!”裴负露出和煦笑容,低声说道。“道宗大人,您一声不响的入定,可把我们吓得不轻。我还以为您被对方伤着了,默默正说要取消这次行动呢!”“为什么要取消?”裴负眉毛一扬,看着元默,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“裴师叔,这里是距离阿格拉古堡不远的泰姬花园大酒店,也是我们在这里的一处秘密基地。”“默默,你有什么打算?”“师叔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!”裴负沉吟一下,“默默,这次行动一共有多少人参与?”“师叔,连同您,九司一处一共派出了二十多人,如今正分散各处,等待我的命令!”“他们的修为如何?”元默略一迟疑,回答道:“里面有十一人是资深的超能力者,还有十个人属于各派的修真者,修为大致都已经进入了藏精阶段。”“命令他们,全部撤退,所有人都立刻从这里退走!”“啊?”张凤低声惊呼,“道宗,难道我们真的要放弃这次行动?”“不,你们撤退,不代表放弃行动。对方的修为太高,你们自以为做的很隐秘,但实际上你们的行踪,已经被对方觉察,留下来非但没有用处,反而会碍手碍脚。”元默的脸色一变,“师叔你的意思是?”“我留下来!”裴负的语气十分坚决,话语中的含意已经表露无遗。元默和张凤相视一眼,还想劝说一番,但是被裴负的眼睛一瞪,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。两人站起身向裴负行了一个军礼,然后悄然退出了房间。天刚一亮,元默和张凤带着九司一处的成员,离开了泰姬花园。裴负将阿魅和阿显从镇邪塔中请了出来,用元默给他留下的信用卡,在酒店的商务中心买了几件衣服送给了阿魅,并且将春雨和灵力增幅器放在了阿魅的手中。而阿显,却化成一只碧绿的手环,盘在他的手腕上。裴负这样子安排,其实就是为了隐藏下来一支伏兵。因为不论对方的修为如何,总是会将目光放在一处,或者是阿魅,或者是阿显。不管对方看到了谁,总会忽视另一个人,而那一个人,将会是裴负的杀手@。一切都安排好之后,裴负也完全放松下来。对方既然已经发现了他,一定会将他严密的监视起来,同时,阿格拉古堡现在也一定是一个巨大的陷阱,等着他跳进去,所以,裴负反而不急着再去阿格拉古堡,而是带着阿魅整日在泰姬花园中游玩,或者就是装作一个游客,走势图分析在阿格拉古堡的风景区闲逛。日子一晃三天过去。阿格拉古堡方面依旧是没有动静,但裴负知道,对方已经有些忍不住了。原因很简单,在过去的一天里,他已经发现了几个修为还算不错的修真者,住进了泰姬花园大酒店。第三天,当华灯亮起的时候,裴负和阿魅装作一对情侣,走进了酒店的赌场。这是他每日必到的一处地方,赌场的侍者,也都已经认识了裴负,在过去的两日,裴负在这个赌场里已经输了一百多万美金,成了赌场中最大的肥羊。反正有那张可以无限制提款的信用卡,裴负并不担心囊中羞涩。他带着靓光照人的阿魅,在赌场里转了一圈,却迟迟没有参与任何赌局。“裴先生,今天我们这里有一个大赌局,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参与?”赌场的经理似乎看出了裴负的想法,连忙迎上去在他耳边轻声说道。大赌局!裴负心里不由得笑了,他立刻觉察到这所谓的大赌局,或许就是阿格拉古堡方面故意安排的举动。“多大?”他和阿魅相视一笑,低声问道。“一千万美金一局,十局定胜负,胜者将可以得到全部赌金!”“哦,好像有点意思,在什么地方、什么时间?”“马上可以开始,那位客人已经在vip房等待!”“我不去vip房!”裴负一口回绝,他想起了张帅等人对vip的解释,毫不犹豫的驳回了经理的建议。“给我在大厅里准备一张贵宾台,我们可以立刻开始,否则免谈!”“这……”经理有些迟疑。一千万一局,两个人加起来就是两亿美金的赌资,如果在大厅里举行,那将会产生何等惊人的效应?经理的脑子急速转动起来,立刻权衡出其中的利弊,点头同意。在他看来,富人们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也许裴负就是喜欢在喧闹的环境中挥霍。不过,这还需要征求另一个人的意见,他向裴负轻声道了一个歉,转身朝着贵宾房飞奔而去。“哥哥,是他吗?”裴负摇摇头,又点点头,神色间显得颇有些奇怪。“我不能确定,我可以感受到那种呼吸间产生的爆裂力量,可是……”“怎么?”“可是力量变得很微弱。我说不出来这种味道,但是如果那天我感受到的力量,是这种程度的话,我可以在十个照面将他打得魂飞魄散!”“啊!”阿魅一愣,“会不会是另一个人?”裴负依旧是一脸疑惑之色,探手从如意袋中取出心轮佛珠,灵犀术配合心轮佛珠的念力,光晕一闪,随即消失不见。“是一个人!”他肯定的回答。阿魅沉默了,她也无法解释这种事情,但她相信裴负的感觉,因为如果以修为而言,裴负或许不算是最高,可他继承了神州道派两千年的记忆,加上神龙赋予他的超人灵觉,他的感觉一定不会错!就在这时,赌场的经理恭敬的带着一名面罩黑纱的男子,从贵宾房方向走来。由于那名男子脸上罩着一层黑纱,裴负看不清楚他的面容,只是从那双裸露在外的眼眸中,他可以感受到一种十分强大的力量。那种爆裂的感觉越来越近,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四周的空气,都充斥着那种爆裂的力量,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他的身体紧紧的包裹,爆裂的力量,彷佛要将他的身体撕裂一样,挤压、扯动。裴负眉头微微一皱,扭头看了一眼阿魅。阿魅点点头,樱唇轻启,彷佛是漫不经心的吐出一口浊气。霎时间,令裴负颇感熟悉的黑暗能量,将两人笼罩其中,如同一个极富弹性的气罩,先是向内微微一收,紧跟着呼的一下子弹出。砰!微小细弱的声音,也许只有裴负三人觉察到。阿魅嘴角逸出一抹嘲讽的笑意,用同心术在裴负耳边低声道:“哥哥,这人的修为真的是很菜!”“看来我们高估他了!”裴负心中想着,而那名黑纱蒙面的人身体在一阵剧烈颤抖之后,立刻恢复了平静,紧跟着赌场的经理,来到了裴负的面前。“裴先生,这位是蒙巴顿.哈斯丁斯先生。蒙巴顿先生是一个显赫家族的子孙,他很高兴能有您这位来自中国的朋友,和他玩这场有趣的游戏!”裴负笑了笑,哈斯丁斯这个名字,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,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。不过,他很高兴的是,这位蒙巴顿先生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阿魅的身上。靓丽的风情,绝美的风华,加上她先前露的那一手本事,让他眨眼的功夫便成了一个配角。这正是裴负想要的结果!“清场!”“您说什么?”裴负略带不快的重复道:“清场,我要和蒙巴顿先生单独玩一玩。一千万美金!”赌场经理不由得呆愣了!泰姬花园的赌场,比不得摩洛哥或者拉斯维加斯赌城,这小小的赌场,原本只是为了娱乐在酒店里居住的客人,一千万美金的收益,让他顿时感到心动。“裴先生好大的手笔!”蒙巴顿突然开口道。他讲的是英语,而且是很纯正的牛津腔,这表明他曾经受过颇为高等的教育。裴负的英语虽然并不十分出色,可是当初为了在超灵学院追求水青,也的确下过一番功夫。“是吗?我倒是觉得一千万美金来欢迎蒙巴顿先生,似乎显得有些失礼了!”裴负说着,看了一眼正在清场的赌场经理,又看了一眼那位将目光放在阿魅身上的蒙巴顿,心中倒颇有些惊异。阿魅今天的打扮,的确可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。水蓝色的连身裙,将她美妙的曲线勾勒淋漓,那一头蓝色长发,那不施粉黛的绝美风华,那举手投足间流露的妩媚风韵,足以让所有男人神魂颠倒。但蒙巴顿的眼中,却没有半点色欲的成分在其中。那目光是极为冷静的,似乎可以穿透人的身体,看清楚心中的所想。裴负倒也有些佩服此人的定力,虽然现在看他的修为并不高,可毫无疑问这份定力,即使是达到了结丹阶段的修真者也无法比拟!也许这就是修真者和修神者的分别!裴负似乎有所悟,但又似乎什么都不清楚。“两位要玩什么?”赌场经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赌场里的赌客们驱散。他恭敬的来到裴负三人身边,低声问道。裴负摆手,做出让蒙巴顿决定的手势。“我的时间不多,二十一点吧!另外,十局变成一局,我们一局定胜负,裴先生觉得如何?”蒙巴顿似乎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,当下颇为爽快的说道。他看着裴负,目光依旧显得十分尊敬,但裴负却看出那隐藏在目光下的轻视之意。“随您的高兴!”裴负说着,故意又装出一副不经意似的看了一眼阿魅,然后轻声回道。这举动,毫无疑问让蒙巴顿再一次证明了他的想法,阿魅才是主角,而裴负不过是个傀儡似的副手。他大步走到一张二十一点的赌桌前,大声对裴负说道:“裴先生,让我们开始吧!”赌桌不大,呈腰子形。裴负和蒙巴顿站在赌桌的两边,一个取出信用卡,另一个则拿出了一张瑞士银行的本票,而赌场经理则充当起了发牌人。只见他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衬衣,腰间系着绿色的围裙,双手熟练的洗牌、切牌,一副老练的模样。“阿魅,你可以看到底牌吗?”“可以!”裴负嘴角逸出一抹笑意,“他也一定可以看到。他现在是庄家,而我是闲家,他一定会抢二十一点的牌,你的任务就是不能让他得到二十一点,而是把二十一点的牌放到我的手里,明白吗?”“明白!”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做好分牌准备的赌场经理低声问道。裴负点点头,而蒙巴顿却依旧将目光放在阿魅身上,毫不经意的点头表示可以开始。“契!”就在经理的手向纸牌伸去的刹那,裴负清楚的听到阿魅在他身边发出了一声低喝,紧跟着强大的黑暗能量,如同秋水波动一般向四面散去,阿魅依靠着强大的灵能,将元神分离出身体,朝着那赌场经理闪电般冲去。与此同时,自蒙巴顿的体内也骤然闪出一缕幽魂似的灵体,瞬间撞入了经理的体内。两个元神,在那位可怜的赌场经理的身体中发生激烈的碰撞,只见那位经理的脸色忽青忽绿,或哭或笑,样子极为有趣。裴负站在一旁,低垂的一只手紧握阿魅的玉掌,强大的灵能不断涌入阿魅的身体内,同时他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位身体颤抖不停的经理,脸上露出了天真如同孩子一般的笑容。夺身!是一种依靠修道者己身力量将元神分离体外,抢夺他人身体,并控制他人精神的高深法术。这种法术首先要求修道者要炼化出元神,同时,更需要强大的灵能支持元神的攻击性,以分化被施术者的精神和灵魂。一般而言,被夺身的人将会元气大伤,甚至会有性命之忧,所以夺身之术,也被修道者列为禁忌法术。不过,这种禁忌对于裴负而言全无约束,而对于阿魅来说,更是不产生半点作用。让裴负感兴趣的是,那位蒙巴顿竟然也毫不在意所谓的禁忌,在赌场经理的身体内做出更加狂野的攻击。“经理,你怎么了?”一名赌场的职员上前去搀扶经理,却没有想到没等他手碰触到经理的身体,一股糅和了蒙巴顿、裴负和阿魅三人灵能的强大力量,骤然自赌场经理体内发出,砰的一声,将职员撞出十几米远。职员一口鲜血喷出,神色间透着无法相信的神色,嘴巴张了两张,一头栽倒地面,昏迷不醒。前车之鉴,令其它的赌场人员不敢再去理睬那位手舞足蹈的经理。裴负看着在经理体内化成两团光球的元神,不断的碰撞在一起,而属于经理自己的生命元气,渐渐的微弱下来。“阿魅,不要光顾着和蒙巴顿玩,发牌!”眼见阿魅和蒙巴顿斗得不亦乐乎,似乎忘记了她抢夺赌场经理身体的本来目的。裴负以同心术将命令传入了阿魅的心中,只见属于阿魅的黑色元神球体立刻放弃了攻势,化作一道黑烟传入了经理的手臂。虽然精神被占,身体被夺,但那位经理的赌技却似乎并没有任何影响。只见他手指快如闪电般掠过桌上的纸牌,看似是从纸牌的第一张拿起,但却奇异的自牌中央取出一张,扔给了裴负。紧跟着,蒙巴顿的元神紧跟而上,抢夺了一张纸牌放在他自己面前。这一来一回,两张牌派出,却又一次引发出阿魅和蒙巴顿之间的争斗。两个人都在影响着另一个人的行动,元神之间的战斗,产生出一股股强大的灵能波动,自那位赌场经理的体内散发出来。裴负见赌场经理的生命元气越来越微弱,知道这场战斗不能再持续下去。蒙巴顿的修为看起来比阿魅低很多,如果按照修真者的等级来说,他连结丹的水平都还没有达到。能够分离出元神,完全是因为他也许是修神者的缘故,也许这就是修真者和修神者之间的差距。想到这里,裴负觉得这场游戏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,虽然还没有明白阿格拉古堡中那强大的爆裂气息是从何而来,但他已经确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眼前这个蒙巴顿,就是那天他感觉到的人。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外人是无法觉察的,裴负明白如果想要知道这里面的答案,只有进入古堡一探。他当下朝着蒙巴顿吐出一口凌厉的气息,犹如刀锋一般朝着蒙巴顿的身体袭去。虽然元神分离,但蒙巴顿的身体依旧属于己身所控,感受到裴负的袭击,他立刻闪身躲过,元神随之退出了赌场经理的体内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阿魅闪电般将牌发出,也退出了经理的身体,元神归体,依旧俏生生的站在裴负身边,微笑不语。赌场经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两手颤抖扶着赌桌。他的年龄本来看上去并不大,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模样,可是经过阿魅和蒙巴顿这一搅和,脸上立刻显出一层层的皱纹,使他的年龄看上去变得苍老了不止二十岁。蒙巴顿的眼中如同喷火,他看着裴负,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,“卑鄙!”“卑鄙与否似乎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赢了!”裴负笑道,说着,他将手中的纸牌一翻,恰好是二十一点的天生大牌,而蒙巴顿的手中却只有二十点。蒙巴顿呼的一下站起身来,他瞪着裴负,用一种极为鄙夷的目光扫了裴负一眼,然后目光依旧落在了阿魅的身上,低声道:“小姐,我们的赌局刚开始,相信我们马上会再见面的,对吗?”阿魅不置可否的一笑,没有回答。蒙巴顿对阿魅说完,然后又恶狠狠的看着裴负,嘴角逸出一抹狞笑,“裴先生,好自为之!”说完,他转身大步朝着赌场外走去。“阿魅,很有意思的人,对吗?”裴负看着蒙巴顿的背影站起身来,突然轻笑一声,将桌上的信用卡和那张瑞士银行的本票放进了怀里,扭头对赌场经理道:“一千万的费用我会转到你赌场帐号上,让你的人把你们的帐号尽快给我!”赌场经理看着裴负,嘴巴有气无力的张了两张,但最终没有说出话来,一头栽倒地面。“经理、经理!”赌场的人员蜂拥上来,呼喊着那位经理的名字。裴负没有再理睬已经昏迷的赌场经理,带着阿魅迳自离去。“哥哥,这样好吗?”“什么好吗?”“那个人……”裴负知道阿魅说的是谁,当他走到赌场大门时突然停下脚步,扭头看了一眼那位被簇拥的可怜人,冷笑一声,“阿魅,你以为一千万美金那么好赚?想要得到,就必须付出,他得到一千万,付出二十年寿命,很公平!”阿魅没有反驳,跟着裴负默默的离开了赌场。深夜,裴负、阿魅离开了泰姬花园。阿显依旧化作蛇一般的手环,扣在裴负的手腕,而阿魅则换上了一身水蓝色的劲装,背负春雨。两人在旷野中化作两道鬼魅般的流光,眨眼间来到了阿格拉古堡之外。庄严的阿格拉古堡,在夜色中透出一种耀眼夺目的威严之气。裴负远眺古堡,嘴角流出一抹冷戾笑容,低声道:“阿魅,那位蒙巴顿先生现在一定在等着你。我派十二奴才和你一起前去,注意,他很可能也有一个类似于灵能增幅器的法宝,千万不要大意。”“我知道!”阿魅轻轻颔首。裴负将十二奴才召唤出来,又叮嘱了一番,然后目送阿魅和十二奴才消失在夜色之中。经过这两天的侦察,裴负大约猜出了那个所谓的基地方位。在阿格拉古堡中,他一共感受到两处地方有空间结界的灵能波动。位于雅姆河边上的凉亭,从阴阳学的角度来讲,环水而成,属于风水宝地,最利于养气。而另一处灵能比较强大的地方,则来自慈特门方向。在慈特门内,有一座天主清真寺,相传扎罕王朝的国王曾在那里祈祷,同样是一处灵力聚集的好地方。这两处都有强大的灵能波动,而且灵能奇诡,即使是裴负也无法确定,究竟哪一处是存放附有龙气的法器所在,所以,他只有做一个二选一,由阿魅带十二奴才前往慈特门,而他则选择了凉亭的方位。裴负看了看手表,已经是凌晨两点。时间正好!想到这里,裴负腾身而起,夜色中只见一抹如轻烟般的身影一闪,他朝着阿格拉古堡扑去。

  原标题:重磅发布|尚福林理事长在资管新规两周年研讨会上的讲话

,,辽宁11选5